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年度盘点紫金矿业成最缺德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07 14:19:50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污染“祸水”荼毒上杭

7月12日当天,紫金矿业A股、H股同时停牌,称“涉及敏感信息”。下午,福建省环保厅在其官网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于7月3日发生渗漏,导致含铜酸性污水流入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据媒体报道,初步统计,约有9100立方米污水流入汀江,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7月16日,渗漏事件再次发生,又有500立方米的污染物流入汀江。

污染事件对当地老百姓的财产以及日常生活均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事发企业所在地上杭县下辖各县镇渔业养殖户损失惨重,基本绝收。养殖户也被告知,要想再次在水库养鱼还需要一根据水质的情况,有可能会有几个月,也有可能要一年!而一直对当地饮用水质量抱有怀疑的县城居民在污染事件后则更加抗拒饮用自来水。

然而,受影响的还不限于福建上杭县的居民。由于受污染的汀江与广东境内的韩江水系相接,紫金“祸水”也顺流进入了广东。庆幸的是,据广东环保部门检测发现,污染物未对广东水系造成重大影响。

至于为何在事发9天之后才对外公布事故信息,紫金矿业证券部总经理赵举刚对媒体坦陈,是考虑到“维稳为重”,担心引起当地民众的恐慌。董事们权衡利弊,认为宁可承担违反信息披露规定的风险,还是要以维稳大局为重。

如紫金矿业所料,证监会在数日后也发出了《关于对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专项核查的通知》,对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突发渗漏环保事故信息披露问题进行专项核查。但至今仍未公告核查结果。

在污染事件的责任追究及处分方面,上杭县环保局局长陈军安引咎辞职,经贸局局长黄仲华停职检查。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厂长、副厂长以及环保车间主任等3人被刑事拘留。紫金矿业在10月8日发布公告称,福建省环境保护厅认定污染事故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187.71万元,对紫金矿业罚款956.313万元!这不过是其09年35亿元利润的0.27%。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当天,紫金矿业开盘后就急速拉升至涨停板,全天报收于每股8.00元,上涨0.73元,涨幅10.04%。同一天的港股市场,紫金矿业同样暴涨12.12%。

紫金矿业当年以每股0.1元面值回归A股,发行价7.13元,首日最高上摸天价22元,收盘于13.92元,目前仍然令无数的散户套在山顶之上,与中金黄金(600489)、山东黄金(600547)等黄金股的表现相差巨大。

深套的背后是紫金矿业屡陷“环保门”的丑闻。2008年初,中国证监会出台“绿色证券”新规后,紫金矿业就被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列入了首轮上市环保核查黑名单。就在今年5月,国家环保部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上市公司环保核查后督查情况的通报》,对11 家企业予以通报批评,紫金矿业赫然在列。另外,据媒体爆料,在今年的高考前夕,上杭县所有高级中学都收到了当地教育局发出的一则临时紧急通知:参加高考的学生不要随意吃鱼。居民们再一次猜测:“又是与紫金矿业的污染有关?”

矿山溃坝“祸水”冲击信宜

昨日上午,广东省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9·21”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发生溃坝,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调查处理情况。会上指出,经查,在建设、生产过程中,信宜紫金公司违法违规建设尾矿库、擅自违规进行尾矿库重大设计变更、长期违法违规生产、安全生产管理混乱、各项安全措施不到位、安全生产责任制不落实,对事件发生负有主要责任。有关涉事企业单位人员11人,其中包括信宜紫金公司总经理王辉、副总经理陈喜有等公司高管分别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等,已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省纪委在通报中还指出,已责成当地政府依法依规向信宜紫金公司提出索赔,切实维护灾区群众合法权益。

3个月前,受台风“凡亚比”的影响,广东粤西地区遭遇了特大暴雨,茂名市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发生溃坝事件。溃坝共造成22人死亡;房屋全倒户523户、受损户815户。受溃坝影响,下游流域范围内交通、水利等公共基础设施以及农田、农作物等严重损毁。

当地受灾村民面对被摧毁的家园,除了悲痛,更强烈的是愤怒。“紫金矿业,还我家园”, 村里到处可见指向紫金矿业的手写标语。一位张姓村民对媒体说,“建坝就算了,还建豆腐渣工程。”多名村民反映,当时建坝时,矿方负责人甚至说,“出了事就把人头抵上”。信宜市政府官员表示,发生事故的大坝因为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多次被国家安监总局跟踪督导,要求落实整改。

10月17日晚间,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东省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信宜紫金)和信宜市宝源矿业有限公司(信宜宝源)遭到起诉和索赔,起诉方为广东省信宜市政府,索赔金额为1950万元。信宜市政府相关人士还强调,这只是初步索赔金额,接下来信宜市还要继续统计财产损失数额。“195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连修一座白马桥的钱都不够。”

信宜市法制局一位官员此前对媒体表示,民事诉讼不是惟一途径,等广东省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出来,若认定责任方为被告两家公司,信宜市政府还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众说纷纭

皮海洲 知名财经评论人

A股市场只是一个投机市,股票的交易活动以投机炒作为准则。不仅价值投资被市场所遗弃,而且股市也失去了必要的道德标准,以至越有问题的公司,越容易受到市场的炒作。像紫金矿业的“罚单”被市场当成是“利空出尽”来炒作。

叶檀著名财经评论人

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对中国民营企业主不是件好事,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加深了公众对于民营企业主们为富不仁的烙印。但事实已经证明,紫金矿业并不是民营企业的刺青,而是官商结合企业的红字。

投资者李生

反应快的早就主动走了。事故不断,赔偿不断,拿着好像心里不踏实。

投资者小何

丧尽天良,有钱就可以忽视生命吗?

发自《投资快报》

南京皮肤病医院:白癜风早期如何诊断

上海看妇科哪家医院专业

上海的哪家肾病医院好

重庆银屑病较好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完全型白癜风好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