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晋文公逃难二十年在七个老婆帮助下成就霸业

发布时间:2021-01-05 17:57:00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晋文公逃难二十年在七个老婆帮助下成就霸业

老婆多有的时候真的挺好的,看看春秋战国时的,晋文公重耳。

话说当年晋国骊姬乱政太子申生被杀,聪明的晋国公子重耳选择了逃亡。这一年重耳四十三岁。

和重耳一起选择逃亡的是这么几个人,赵衰、狐偃咎犯(重耳的舅舅,狐季姬的兄弟)、贾佗、先轸和魏武子。这五个人都是贤能之人,特别是赵衰我日后在谈到《赵国女事之赵氏孤儿》的时候,还要讲到他,他是战国时赵国的始祖。

网络配图

重耳这一走就是将近二十年,他到过狄、齐、卫、曹、宋、郑、楚、秦很多国家,遇到过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说“退避三舍”这个成语,就源于他到楚国时与楚王的一个约定。

重耳回到国内即位的时候,已经六十岁了,也就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

从四处游历,到回国即位再到称霸,重耳遇到了很多事儿,也遇到了很多人儿。

这些事显示出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和令人感动的真情,这些人有好人也有坏人。

当然,单独把重耳的故事拿出来写,并不是因为他是春秋五霸之一。而是因为晋文公称霸前后,遇上了许多有意思的女性故事。

重耳在他的一生中遇到的各种女性的故事就好像一部华丽的乐章一样,动人且婉转,可以说重耳每到一个重要的人生阶段总有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像每段乐谱上都要出现的高音谱号一样。

所以,看重耳一朝的女性故事就像是听一场盛大的交响乐一样,你必须安静、凝神且充满了期待地去听。

这段乐曲到底怎样?还是请大家来欣赏吧。

第一乐章:等待

重耳逃亡的第一站是狄,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是他的“姥姥家”。

狄君对这位外孙的到来非常的高兴,把征伐廧咎如(狄人一部落的首领)时,俘虏的他两个女儿叔隗(wei,三声)和季隗送给了重耳,重耳娶了季隗,而让赵衰娶了叔隗。

季隗生了伯鯈、叔刘,叔隗生了赵盾(晋国未来的重要人物)。

一切都很平静,重耳娶妻生子在狄国过得算是十分的舒服,这一过就是十二年。

“咱也不能这样过,咱也不能这样活,生活就像深深地漩涡,想好了你再过。”

重耳好像突然听到了这首歌,而给他唱这首歌的就是他的亲弟弟夷吾。

其实,重耳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很随遇而安的人,如果他的弟弟夷吾不惦记着他的话,他可能终老于狄国。

可是晋惠公即位后做了一件事情,让重耳不得不照着这首歌词去做了,《史记.晋世家》:“惠公七年,畏重耳,乃使宦者履鞮与壮士欲杀重耳。”

得到了最高权利的晋惠公夷吾怕哥哥回来和自己争夺统治权,干脆派人去暗杀这个隐患。这件事情被重耳提前知道了,重耳只好重新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了。

网络配图

齐国,只有奔这个国家去了,要说狄国是“姥姥家”,那齐国就是“舅舅家”,重耳之所以把目标选择在这里不仅是因为晋国与齐国世代的友好关系,还因为此时齐国正是齐桓公统治的兴旺的时候,此时去投,可以得到齐桓公的资助,完全有可能和晋惠公抗衡。

重耳要走了,问题也来了,妻子和孩子怎么办?

重耳这时对季隗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被记载在了《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中:“待我二十五年,不来而后嫁。”这句话被后世很多人所诟病,认为重耳是一个无情寡义的男人,他有什么权利让一个女人等他这么多年,而不再出嫁。

如果大家仔细想想,就不难得知,这其实是重耳在极度苦闷之下说出的一句真情的寄语,酷似现在的某些恋人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能结婚,而说的“你要等我”之类的话。

季隗说的话也颇为顽皮:“我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再等二十五年我就进棺材了,我还嫁给谁去啊?我只能等你了。”

我想这句话是季隗含着眼泪说的,因为她知道,重耳不会再回到狄国了,两个人能不能再见面也是个未知数。

等待其实就是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在后来发生的事情看来,季隗没有看错人,自己的丈夫是有情有意的,他没有让自己等待二十五年,重耳回国即位后,狄人把季隗送还给了晋文公重耳,晋文公非常感激狄国。

真情的付出终于等到了丈夫真情的回报,这是一种有情人应得的眷顾。

第二乐章 果断与志向

齐国是目标,重耳经过了卫国这个和自己本是一家的国家,可是卫国国君并没有搭理这位“穷亲戚”。(《史记.晋世家》:“过卫,卫文公不礼。”)重耳在那里连口饭都吃不上,都到了讨饭的地步,一个农夫见他讨饭,没有给他饭而是给了他把土,重耳气的要鞭打这个农夫,赵衰上来劝解:“土是代表了拥有土地,您应该拜他才是啊。”重耳这才转怒为喜,叩头而去。

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微不足道的情节,因为他决定了晋文公的志向。

这种志向最终感染了一个人,这个人的一次果敢甚至是残忍的决定,帮助晋文公重新树立了霸业的信心,而这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重耳终于到了齐国,这一年重耳五十五岁。

齐桓公高兴的不得了,晋国和齐国一直是外甥和舅舅的关系,关系一直不错。

齐桓公这次是非常看重重耳的,所以把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了重耳,这个女儿就是第二乐章的女主唱齐姜。

网络配图

齐国女子的美貌我在前面的《齐女孽缘》中已经讲过很多了,这位齐女也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重耳老夫配少妻,对这个妻子重耳非常喜爱。

重耳在齐国的生活是非常逍遥自在的,自在到想死在齐国就算了。

重耳是这么想的,可是他手下的那几位贤士可不这么想,其实人都是有私心的,所谓的贤士是要在最后辅佐晋文公成就霸业之后才会有人这么说,否则谁会无缘无故的封你个贤士的名号,所以这几位贤士比重耳可着急多了,陪你走了这么远可不是让你死在齐国的,是让你回国成就霸业的。

而且,重耳在齐国的第二年,齐桓公就死了,齐国的内乱也随之开始,虽然并没有影响到重耳的待遇,但是在这种内乱的国家中,重耳的生命是很难保证的。

所以,赵衰和咎犯等人开始密谋逃出齐国,可是这几个家伙保密工作比较差,在桑树下密谋时,被齐姜手下的一个采桑女给听见了,采桑女一五一十的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齐姜。齐姜此时做出了一个近乎残忍的举动,她杀了这个采桑女。

有的人一定会认为齐姜太残忍了,但是我要说如果你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在当时你也一定会这么做,因为当时齐国正处于内乱之中,众诸侯都对齐国虎视眈眈,如果这时有人爆料说重耳也要出逃齐国,那么当时非常暴虐残忍的齐孝公一定会杀了重耳的,这样自己的丈夫就会受到威胁,晋国的未来也就完了,所以齐姜选择了杀戮。

齐姜此时正面和重耳谈到了这件事情,“快和你的随从离开这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我已经都除掉了,夫君你现在就必须下决心走,你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因为你还背负着上天的使命啊,自打你离开晋国后,晋国的百姓没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谁还能挽救晋国的危局,是你啊,这是上天给你的任务。”

重耳听完了齐姜的话,死活不走,并放下狠话,“吾不动矣,必死于此。”(《国语.世家第四》)。大家看到重耳这么说一定很失望吧,其实我倒是挺理解重耳的因为这一年他已经快六十岁了。

可是这时齐姜没有放弃,因为她还能看到丈夫骨子里那种韧劲,她爱着身前的这个老者,爱他骨子里那股力量,所以,她几乎用怒吼的口气说道:“快走,天天呆在温柔乡里贪图享乐,是会身败名裂的啊。”(《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行也!怀与安,实败名。”)

重耳还是不听,在《国语》中,齐姜又说了一套话劝重耳离开,说齐国的形势不容乐观(吓唬),说晋国的乱世即将结束(前途美好),说有这么多贤臣愿意追随您(优势),还说齐国丞相管仲的小妾尚知道为国为民,你怎么就不知道呢?(激将)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网络配图

可是重耳还是不同意离开齐国,一副生死不离的态度。

这次齐姜可真是生气了:“你是一国的公子,这么多贤臣追随你,你却不返回自己的国家,在这温柔乡里呆着,我都为你脸红。”(《史记.晋世家》:“子一国公子,穷而来此,数士者以子为命。子不疾反国,报劳臣,而怀女德,窃为子羞之。”)

话说到这个份上,齐姜仍不见重耳有什么要走的意思。这时候,齐姜只好使出了杀手锏,既然说没有用,那就干吧。

齐姜和赵衰、咎犯等人合谋将重耳灌醉,将重耳放在车上,重耳就这样又启程了,当然齐姜并没有随行离开齐国。

等重耳酒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车上已经走出老远了,气得重耳抄起一条戈来奔着自己的舅舅咎犯就去了,咎犯是不怕死的,说道:“要是我死了,可以成就公子,我死而无憾。”(《史记.晋世家》:“杀臣成子,偃之原也。”)

重耳放下了“凶器”,说道:“如果不能得偿所愿,我就去吃舅舅你的肉。”咎犯知道重耳消了气,耍起了二皮脸:“我的肉腥臊恶臭的可不好吃。”

咎犯这句看似开玩笑的话实际是在给我们一个信号,重耳身上那种霸气正在回归。

对于齐姜的结局,《烈女传》上说重耳回国后“迎齐姜以为夫人。遂霸天下,为诸侯盟主。”大家请注意,对于季隗是后来狄国给重耳送回去的,可是齐姜是重耳迎接回来的,可见在重耳的心目中齐姜的地位要比季隗高一点。夫妻共同的志向一定会形成化学反应,促使他们的事业成功,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是这样,朱元璋和马皇后是这样,居里夫妇也是这样,古今中外皆相同。

重耳又启程了,他的下一站是秦国。

第三乐章 女人的尊严

重耳离开了曹国,又到了宋(礼遇)、郑(不礼)、楚(礼遇)三国。

最后到达了他人生的一个重要的目的地秦国。

网络配图

此时重耳前脚刚到秦国,太子圉就逃离了秦国。

秦穆公没有办法,因为他知道太子圉即位后一定会对秦国不利,所以他只能依靠重耳,让他去和太子圉抗衡。

秦穆公非常看好重耳,而且下了大本钱,把同宗的五个女儿都嫁给了重耳。这种嫁女儿的方法是史无前例的。

而这五位女子里面有一位就是太子圉的妻子怀嬴。

重耳对这个女人实际上是非常鄙夷的,因为她曾经是自己侄子的媳妇。但是司空季子劝重耳:“管她原来是谁的妻子呢?我们是来求秦国帮忙的,应该不拘小节才是啊。”(《史记.晋世家》:“其国且伐,况其故妻乎!且受以结秦亲而求入,子乃拘小礼。”)

重耳只好强作姿态接受了怀嬴,婚后,重耳开始刁难这个二婚的女人。

重耳让怀嬴伺候他洗脸,这本来是媵妾应该做的,可是怀嬴忍了,天天这么伺候重耳。可是重耳还是嫌弃她,有一次,重耳洗完后,故意不用手巾擦手,而是甩来甩去把手上的水甩掉,估计是水珠打到了怀嬴的脸上。

此时,再懦弱的女人,也忍不了了,因为这是一种对于自己人格上的侮辱,不爱我,当初就不要娶我,既然娶了,就应该尊重。

所以怀嬴气呼呼地说道:“我们是夫妻,你为什么老是欺负我?”(秦晋匹也,何以卑我?)

重耳受欺负惯了,这次好不容易可以欺负一下别人,他真的没想到怀嬴看似柔弱,骨子里却也是如此的强横。

其实并不是怀嬴强横,而是因为重耳不知道有一样东西是不能伤害的,这就是人的尊严,不管什么样的原因,当一个人伤害了另一个人的尊严时,那个人肯定会奋起反击。

重耳是个一贯软来软去的人,面对强硬的怀嬴一下子害怕了起来,怕她到秦穆公那里去告状,怕她误了自己的大业。所以,重耳立即脱下衣服,把自己囚禁起来,以表谢罪。

网络配图

从后来的事态发展来看,怀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秦穆公。

秦穆公很快借兵给重耳,公元前636年,重耳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即位,也就是晋文公。

同年三月,怀嬴和其他四名秦国的女子被晋文公接到了晋国。

但是怀嬴并没有得到晋文公的宠爱,怀嬴在晋国的地位非常低,她在后宫中被排到了第九位。俞正燮(xie,四声)先生的《癸(gui,三声)巳存稿.晋夫人》中给他们在宫中排了顺序,文嬴(秦国五女之一)第一, 偪(bi,一声)姞(ji,二声)晋襄公的母亲排在第二位,季隗排在第三,公子雍的母亲杜祁第四,齐姜第五,秦国三女分列六、七、八位,而怀嬴只排在第九位(《左传.文公六年》:“班在九人”)。

就在晋襄公死了之后,贾季想立怀嬴的儿子乐为国君,但是这件事情当即被赵孟反驳了回去,理由是怀嬴地位低下是个贱妾,他的儿子没有威望,而她曾经伺候过两代君王(晋怀公和晋文公)可见她是个淫荡的人。

我在这里只想说,赵孟说的不对,怀嬴绝对不是个淫娃荡妇,她只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人,她爱的人走了,不爱的人来了。

她当初不和晋怀公返回晋国,也没有因为晋文公的侮辱而逆来顺受。这都说明她是一个懂得维护自己尊严的女人,应该被我们尊重。

晋文公的一生就像是一曲波澜起伏的乐章,而每到乐章的高潮处,总有一个女人成为这个乐章的休止符。

晋文公一生很有女人缘,有的女人帮助过他(如齐姜),有的女人间接帮助过他(如隗氏),所以说晋文公一生的辉煌,除了自身的努力外,都是这些女人赐予的。

其实这就是男人的一生,和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奉劝各位男性,想要走好自己的一生千万不要忽略自己身边的女人,也许你的一生就会因为她们而改变。

7A04铝棒

金佰利商用

招投标标书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