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洋娃娃的特殊生日会爸爸高墙内和她拍下全家福

发布时间:2020-10-14 05:54:42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爸爸亲吻文文脸颊。江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华龙网12月21日13时20分讯(记者 祝可)爸爸已经有3年多没有抱过文文(化名)了,没有牵着她的小手逛街了。现在的文文,像个不会动的洋娃娃,齐刘海下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无法说话,无法行走,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脸部肌肉,只会简单的眨眼、张嘴,勉强地微笑……但文文心里明白,她想爸爸,想和爸爸过一次生日。

重逢

“多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

19日上午十点,当民警推着文文来到重庆市渝都监狱的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文文使劲仰起头,看着高高的铁门,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一直以来,都希望能够拍一张全家福。”望着女儿,徐艳(化名)转过身摸了一下眼角,百感交集。乖巧的文文头微微搭在一边,看起来十分虚弱。徐艳明白,女儿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这一次父女相见后,下次带着文文来看爸爸,不知是何日。

这个时候,铁门内,教育多功能厅里,服刑人员刘军(化名)十分紧张。他站在一边,双手握拳,不时朝着会议室大门望一眼,他多想马上见着女儿,抱抱她,亲亲她。

彷佛过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他终于望来了轮椅上的文文,已经无法站立、无法说话的女儿,被前妻徐艳推着向他走来。

文文看着爸爸,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嘴角咧了咧,露出了当日的第二个笑容。9岁的文文患有先天性肺不张、闭塞性支气管炎,身体极为虚弱,一个小感冒都会引起严重的并发症。于是,她戴着毛线帽,穿着棉袄,像被裹成一个团子。

文文呼呼地喘着气,歪着头,由于无法控制吞咽,口水总是从嘴角流出,徐艳便在她的脖子上挂着防漏饭的围兜,并在下巴上垫上几张纸,避免弄脏衣服。

刘军来到文文身前,弯下身子,用脸亲昵地挨了下文文红彤彤的小脸,泪水止不住地从面颊划过,也流到了文文的脸上。这个男人忍不住哭出了声,带着哭腔连续叫着文文的名字,说着“让爸爸来抱抱你”。他轻轻地拭去不小心落在文文脸上的泪水,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

站在一旁的徐艳也泣不成声:“之前,娃儿来这里都是活蹦乱跳的,还能隔着玻璃窗和爸爸讲她的小秘密。”可如今,无论刘军怎么对着她说“幺儿,喊爸爸,我是爸爸,我好像听你喊我一声爸爸啊!”文文都无法开口,叫出这一声让刘军魂牵梦萦的“爸爸”了。

抱着久违的女儿,爸爸流下激动的眼泪。江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圆梦

“好好改造,你的心愿我们帮你”

今年47岁的刘军,因犯故意杀人罪于2014年6月由北京天河监狱转入重庆市渝都监狱服刑,现余刑为无期徒刑。

“刚转入监狱时,刘军十分抗拒改造,很消极。”渝都监狱二监区的监区长刘忠怡说,为了能够让刘军顺利改造,监区民警多次找其谈心,了解到刘军曾经有一个大女儿,但因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五岁时不幸离世,小女儿文文也患重病。刘军数次告诉监区民警:“服刑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我没得盼头了。”

为了稳定刘军的情绪,让他好好服从管教,监区于2015年2月11日将其前妻徐艳和女儿文文通知到监狱,进行了一次特许亲情会见。这次会见,了了刘军的一个心愿,让他听到女儿久违的声音。他告诉监区民警:“为了女儿,我一定好好改造!”

可不久后,不幸再次降临,刘军会见时,得知女儿因为病情逐渐加重,已经辗转多地医院,医疗费用压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喘不过气来。看着面色憔悴却仍然叫着“爸爸”的文文,刘军十分痛恨自己的无力:“我也没办法赚钱养家,也不能照顾孩子,要怎么才能救救我可怜的孩子?”

于是,监区在请示监狱同意后,联系了刘军家庭所在地的复盛派出所及镇政府,寻求给予适当帮助。2015年6月18日,监区民警来到刘军家中走访,将事前录制的刘军在监狱中的改造视频给徐艳和文文看,并送去了慰问金和慰问品。回到监狱,当刘军从走访组那里看到走访视频资料时,他双手抱头,泪流满面。

从内心感受到民警为教育、转化他而付出的一点一滴,刘军随即向民警申请参加习艺劳动。鉴于刘军在狱内的改造表现,2016年3月,经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刘军减为无期徒刑。

“鉴于刘军女儿病情的特殊情况,结合他前期尤其是近段时间以来的积极改造,为了更进一步巩固教育转化成果,监狱再次开启‘’绿色通道’,邀请其前妻以及幼女文文来监狱进行亲情帮教,现场为文文举行一次特殊的生日。”刘忠怡说。

爸爸妈妈陪着文文过生日,唱生日歌。江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生日

“拉勾勾,乖乖等爸爸回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刘军和徐艳带着颤抖的声音,为女儿唱起了《生日快乐》歌,生日蛋糕上的烛光映在文文圆圆的小脸上,大大的眼睛里,旁人都清楚地看到,这个9岁的小女孩眼眶湿润了......

刘军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大脸贴小脸,不忍分离。他知道,鉴于文文现在的病情,下一次见她不知道是何时了。空气和时间仿佛霎那间凝固了,没人说话,刘军就这么抱着女儿坐在生日蛋糕前,很久,很久......

“来,笑一笑,看镜头!”

“咔嚓!”随着相机快门的声响,刘军、文文还有徐艳在高墙内拍下了全家福,时间在这一刻被定格。

万般不舍,还是到了离别时。刘军这才把抱了两个多小时一刻没松手的文文轻轻放上轮椅。他蹲在轮椅旁边,红着眼眶,拉着文文的手:“文文好好养病,我们拉勾勾,你一定要乖乖等爸爸回来。”

刘军在高墙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病重的女儿,每每想到自己无法尽到父亲的责任,他愧疚和懊悔的心就像被揉成的纸团,布满了皱褶,无法舒展。

但庆幸的是,高墙外,帮助文文的爱心接力一直在持续。

这次文文生日,渝都监狱和江北公安分局还为其一家送上了慰问金,尽一份挽救文文的力量。

目前,文文脑萎缩、脑组织软化,时刻诱发癫痫。“以前两三个月,我就会带着文文来看她爸爸一次,可是现在她不能走路了,我一个人带她来太费力,而且文文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以后可能没法经常来看她爸爸了。”即便如此,徐艳说,“我不会放弃,我会照顾文文直到最后。”

接力

“娃儿你放心,换氧气瓶的事情交给我”

“刘军,你要感谢你的前妻,她是一个伟大的妈妈,用一生的精力维护着这个破碎的家庭!”民警古金华说,他希望刘军能够积极改造,充分认识自己的行为,正确积极地面对当前的环境。

2014年3月,刚刚来到复盛派出所没多久的古金华来到银盆村入户走访,在一间门市外,他看见一个小女孩独自坐在小板凳上,拿着雾化器做雾化。古金华曾经在武警医院当了八年医生,看见这一幕,他便上前询问起孩子的病情。这时他才知道,女孩罹患重病,名叫文文,当时已经5岁了。

因为肺不张的缘故,文文需要靠吸氧来维持生命。为了照顾女儿,徐艳辞去了护士的工作,全身心照顾女儿。没了经济来源,徐艳无法带着文文四处求医,只能凭借自己的一点医学知识,买一些常用的药物备在家里,一有症状,就给文文服药、吸氧、做雾化。

可是,对于徐艳来说,换氧气是头疼的一件事。自己没有车,每次只有租车到龙兴去换。花钱不说,自己还得亲自去,她一去,文文就得找人照看。

古金华告诉徐艳:“下次换氧气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换就行。”他说:“我知道她不愿意麻烦我,我当时还生气地说,如果不给我打电话,就是不信任我。”从那以后,古金华和同事们便承担起换氧气瓶的任务,并将买氧气的80元钱也包了下来。

不仅是替文文按时更换氧气瓶,逢年过节,古金华会特地去看望文文一家,送去大米、牛奶、食用油等。

前年春节前夕,古金华上门看望文文。看见家家户户都在灌香肠做腊肉,而徐艳家里没有任何节日的氛围,这让他有些不解。

“当时,她告诉我,说她们不喜欢吃这个东西。”回忆起这一幕时,古金华突然哽咽了。他用袖子抹着眼泪,不断地说着“对不起,不好意思”,声音也愈发颤抖。在文文身旁正流着泪的徐艳站起身,带着纸巾来到古金华身旁,一边说着“谢谢你”,一边将纸巾递给了他。

努力平复心情后,古金华用着颤抖的声音说:“我知道,她没有办法花几百元钱在吃上,因为文文的药费都难以支出。”那次看望后没几天,古金华便自掏腰包灌了十几斤香肠、十几斤肉送上门,而这也成为了派出所民警们在此后帮扶文文的常态。

2014年端午节,古金华买了粽子去看文文,他得知徐艳和刘军离婚后,文文的监护权归于刘军。因为与政策不符,实际照顾文文的徐艳没有低保。针对这一情况,古金华联系社区干部,与社保局进行衔接,说明了徐艳的实际情况和具体困难。经过多方协调配合,徐艳在2014年底解决了低保问题,文文也办理了大病救助。

一张来自高墙的全家福,一个9岁女孩的生日会,一场众人的爱心接力......就像生日蛋糕上的蜡烛,虽然发出微小的光芒,但却有着照进人内心的温暖。

?

山东白癜风

男性专科医院的地址

潍坊博大男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