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童疑被放生海鳗咬伤续放生一次耗费数万元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5:35:58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男童疑被放生海鳗咬伤续:放生一次耗费数万元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4月28日中午,盐田背仔角海滩有一条被冲上岸的死海鳗已膨胀发臭,海鳗的大嘴露出锋利牙齿。

深圳本月26日发生惨剧,一名8岁男童和一名女子在盐田背仔角海滩戏水,遭遇海中凶猛动物攻击,男童双脚缝近百针,女子脚部缝四针。两人遇袭前,恰有十余名善男信女在现场放生海鳗——— 一种凶猛肉食性动物。

南都记者昨天来到事发地背仔角海滩,该海滩面积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上午11时,海滩上有一些游人在玩耍,一名女子领着两个孩子涉水而过,她说她从市区过来,尚不知道此地在两天前发生过儿童遭海鱼袭击的事件。在海滩的西部,有婚纱影楼的工作人员正在为一对新人拍摄婚纱照。南都记者在海滩东边沙地发现一条死亡的海鳗,鳗嘴露出数颗尖利的细牙。此间居民称,他们曾有人在海滩中捞起活的海鳗。在背仔角海滩的路边竖着几块牌子,上书“危险水域 请勿下水游泳”、“严禁下海游泳 违者后果自负”。不过该地仍有市民戏水游泳,南都记者在海滩边的澡房见到了4名男子,他们说刚从海中游了一圈回来,并不知道有儿童在水中遇袭的事情。

[有组织]一次放生花费几万至几十万元

放生者是谁?为什么要放生如此凶猛的动物?为什么要在有游客的海滩而不是其他无人的地带放生?南都记者昨天走访了背仔角海滩周边的居民、检查站、边防支队。

据居民透露,这些放生者来的时候,除了租了一辆装满海洋生物的厢式货车,“其他人都是坐着奔驰宝马轿车来的。”车牌都是深圳号牌,应是从市区过来,随行的僧侣也是坐奔驰来的。居民们都认为放生者是有组织的。

据悉,这些放生者还会雇船,将放生物运到海中抛落水中。居民说,“用于放生的那艘船是从西涌方向开过来的。”

为什么要放生凶猛的海鳗?背仔角附近的居民称,这些放生者购买海洋生物的地点是在罗芳海鲜市场,该市场位于从福田、罗湖往盐田海滩的线路上,放生者从市区过来,到背仔角刚好路过该海鲜市场。

南都记者昨天在罗芳海鲜市场了解到,这里经常有善男信女前来购买海产品,“多的一买就是几十万元。”一档主说,看得出来放生者都是有组织的,听说他们每人拿出一笔钱,用来购买放生用品,累积起来,钱就多了。至于为什么要买海鳗?一位档主说,以前放生者们都是以买普通鱼类居多,很少见他们买海鳗,近期多了起来,但不知道原因。

背仔角一名知情者也证实,放生者一次放生花费的钱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居民称,背仔角是放生者们固定的放生地点,“每个周日他们都会过来。”

[有后患]养殖海产品被放生后容易死亡

一些居民对放生者的行为颇有微词,他们虽然理解放生者的初衷,但认为放生者的做法反而给居民带来一些麻烦。例如,有居民说,放生者买来的都是人工养殖的海产品,这些生物对真正的海洋环境并不适应,被放生后几天,海滩上就出现一大片死鱼死虾,“我推测是被放生的鱼虾不适应海洋环境,死亡后被海水冲上岸。”鱼虾一腐烂,空气中就弥漫一股臭味,“每次都要我们自己去清理干净,很麻烦。”

居民说,去年还没有放生海鳗的情况,今年3月后就开始出现了,不知是谁开的头,“我们都知道海鳗的厉害,它的嘴巴能把小孩的胳膊咬断。”一海鲜档主说。

背仔角附近的居民现在不敢轻易下水,“放生的鱼太多,倒是引来一些西涌的渔民,来这里打捞放生物种。”一居民说,这也是放生者要雇佣渔船放生的原因,他们把放生的生物抛入离海滩约100米的地方,防止在近岸处被人捞上岸。因为被放生海鳗的数量太多,所以岸边不时会出现海鳗的身影,有的是死的,有的是活的。

背仔角沙白、水清、人少,经常会有婚纱影楼带着顾客来拍婚纱照,“我们已经群发消息提醒同事,不要轻易下水,以防被咬伤。”一名影楼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

背仔角由谁管理?南都记者联系上梅沙街道相关负责人,后者表示,小梅沙往东行3公里有个背仔角检查站,以该检查站为界,整个背仔角海滩在两个属地辖区内,没出检查站属于梅沙辖区,出了检查站则属于大鹏西冲辖区。“因为没有对外开放,背仔角海滩目前的管理单位是边防支队。”该负责人称。

南都记者在现场见到了边防六支队的两名武警值班人员,他们说知道有人来这里放生,但以前从来没有出过事,因此也没有阻止,他们最多只是报告上级领导,领导也不会对此说什么。

放生者:

不会选有毒生物放生

经常参加深圳群体性放生的牟女士说,放生可以是自发放生,也可以是参加法会或者类似组织的集体放生,放生有三条“生路”,分别是陆地、天飞和水游。一般她参与的群体多数放生“水游”。

在深圳市,放生的常见场所除了仙湖外,则是水库,这是考虑到要避开人流密集区,以保证放生物品的存活。购买的物品多数按照放生地点决定。

牟女士说,他们不会选择有毒生物来放生,也不会选择太常见的生物,如麻雀、巴西龟,这些物种会遭到捕捉。

至于最近有男童被怀疑放生的海鳗咬伤新闻,牟女士表示知晓。她认为,每个物种都有生存的权利,不应该因其“伤人”而不去拯救,因为在她看来放生行为是一种福报功德。“如果能选择该物种适合生存的地点去放生,当然最佳。”她表示。

放生成风背后的社会心理

“放生,弄不好就是杀生”

南都记者昨日采访多名有过放生经历的人士,还原放生背后的社会心理。其实放生近年有蔚然成风的势头,但大多数人也只是跟风,并不了解放生的意义和规范。

“放生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弄不好就是杀生。”佛教徒陈国飘先生听闻大梅沙疑似放生海鱼咬伤人类的事情颇为气愤,他认为这种草率的行为是在破坏佛教徒的形象。

陈先生表示,佛教徒弟一般相信因果报应以及轮回思想,因此杜绝杀生,放生也是消除此前杀生罪业的方式。所以在真正的佛教徒中比较重视对动物生命的救赎,但近年来这种思想被一些盲目的跟风者曲解和误读。

比如,佛教徒组织的放生行为分甄选和做法事两环节。“我们放生鱼类是要选本地鱼,外地的物种是不会放在本地的,这不仅会破坏当地生态,而且放生的存活率很低,其实效果和杀生差不多。”

参与过多次佛教徒放生活动的魏先生看来,近年有不少土豪大量收购野生动物随意释放,造成社会不必要的恐慌,这种不适当的行为源自内心的问题,“也许他们只是注重自己的利益。大部分暴发的人后来都拜佛什么的,就是求个心安,想尽可能消除之前犯下的罪业,其中很少有人是真的想做善事。”

“但这个…感觉不是在除业,而是在造业,这种不利于他人的放生还是需要去避免或者规范下,或者在一个相对安全且固定的放生点放生,不管是组织还是个人都可以去的地方。”魏先生说。

去年“女子放生毒蛇”网络事件,深圳一女子因发布同门姐妹在英德后山放生毒蛇的图片而遭到网络围攻。她和她的朋友当时也通过南都表达歉意,认为放生之前的准备和考虑并不周全,好心办了坏事。

微博大V五岳散人曾对此事做过评点,如今看来也不过时:“近人环境放生毒蛇是为蠢善,这个毫无疑义……环保与动保很复杂,不是道德圣母能理解的。道德这事儿与智商成正比,蠢善本身就是不道德的。”

[知多D]

深圳放生地点盘点

●深圳各大水库:放养淡水鱼类

注意事项:要避免钓鱼、捕捞者多的地方

●有泥地的各大水域:放养泥鳅、鳝鱼

注意事项:避免在人工建造的河道里放生

●南澳和蛇口的渔人码头:放生海贝、海龟、螺类

注意事项:花甲一类的外来物种不适合在本地海域放生

●大鹏海边:放生海水鱼类如黄鸡鱼、铜盆鱼、泥猛、泥斑

注意事项:有条件的话要将雌雄鱼类合在一起放生

郑州劈裂机

湖南艺术火柴

武汉冰袋灌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