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苏新能源煤制气项目筹备8年仍环保不达标永安

发布时间:2020-10-19 06:15:35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意超标排放或偷排,而是对环保难度的认识不足,导致实践中难以做到达标排放,零排放就更不用说了。产业界应该冷静面对现实,不能再轻视环保问题了,随着新环保法的严格实施,煤化工企业的环保成本与风险必然加大。

煤制气示范项目带来了污染争议,加之国内天然气价格下调预期,让煤制气项目的上马变得比以往更加困难。

苏新能源和丰公司(下称“苏新能源”)的塔城项目作为2013年来唯一上报到国家环保部的煤制气项目,在春节前得到了环保部“不予批准”的回复。

“从法律上来讲,没有得到环保部批准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此次申请就已经终结了。” 环境保护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评估部主任周学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想建设就需要再重新申请,何时申请没有时间限制。”

他否认环保部在以更严格的环保标准对待煤制气项目。“项目审批的标准都是一致的,差异只是不同时期国家的管理要求与人们的认识。”他说,“前期示范过程的教训证明,企业排放达标比预计的要困难,尤其是废水零排放很难做到。”

由于在“十三五”期间将很可能不再新建煤制气项目,苏新能源重新审批的时间紧迫,而周学双表示,目前环保部还没有关闭核准煤制气项目的大门。

8年筹备未过环保关

截至目前,国内2009年核准的四个煤制气示范项目已投产三家,分别为新疆庆华伊犁一期、大唐克旗一期、汇能鄂尔多斯项目,产能约43亿立方米/年,其它的在建产能约 128亿立方米/年。

而在处于前期准备阶段的16个项目当中,苏新能源塔城和丰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是在审批流程上走得最靠前的一个。

该项目早在2007年便开始了方案研究。当时项目开发主体为徐州矿务集团(下称“徐矿集团”),2010年,徐矿集团已经与新疆就煤制气项目达成了合作协议,并在2011年举行了奠基仪式。

2012年,在江苏省国资委主导下,徐矿集团与其它四家江苏省省属大企业共同出资组建苏新能源,徐矿集团占股40%,为第一大股东。此后由新成立的苏新能源承接了塔城项目。

苏新能源直接受江苏省政府领导,是江苏、新疆两省区《关于深化两地清洁能源战略合作协议》的执行主体,承担“产业援疆”和“疆气入苏”的任务。

2013年9月,国家发改委核发“同意新疆准东煤制气示范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复函”,苏新能源拿到了首期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项目的路条。

去年6月,江苏省国资委牵头组织该项目的成本效益、规划设计及技术可行性专家论证,形成了该项目“产品市场前景好,工艺技术路线成熟,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的总体结论。7月,江苏省委省政府发文要求加快推进该项目建设。

公开资料显示,在去年初塔城项目核准所需的各层面共50个支持性文件办结47个,原计划在去年底获得最后的核准。

今年2月2日,国家发改委批复了新疆塔城白杨河矿区的开发规划,该矿区是苏新能源公司煤制天然气项目配套用煤的主要供应地,苏新能源计划将此矿区建设成为千万吨级现代化矿井。

但几乎与此同时,环保部下达了《关于不予批准苏新能源和丰有限公司40亿标准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通知》,其中提到的六个主要问题,分别涉及流域水资源、用水需求、“三废”处理和地下水污染防治等方面。

苏新能源人士表示,将对有些数据作进一步的论证和补充,同时要求地方政府对该项目水资源指标加以落实,完成后会再行申报。

环保达标难度被低估

塔城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该项目采用碎煤加压气化和粉煤气化组合工艺,前者是国内在建煤制气项目的主要技术路线。苏新能源将碎煤气化与粉煤气化结合,可提高煤炭利用效率。

然而,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明表示,碎煤加压气化炉的缺点是耗水量比较大,产生的废水也比较多,项目对环保的投入要大于其他气化技术。

上述《环境影响报告书》显示,塔城项目总投资287.2亿元,环保投资39.3亿元,占项目总投资的13.67%。

周学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苏新能源项目环评未获得通过,主要在于选址和污染治理。

“环评要考虑特定的环境,同样的技术在其它地区能通过环评,在这个地区就通不过,这是因为它给不同地区带来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周学双说。

“项目环评是基于特定的区域环境,同样的项目与技术在不同的地区,环境影响不一样,因此,肯定会出现这个地区能通过环评的,在另一个地区就可能通不过,环评的重要作用是选址。”周学双说。

实际上,即便通过环评并投产的煤制气项目在环保上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示范之前,行业对环保问题的认识太简单了,认为很容易就能达标排放。”周学双说,“但投产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困难,造成了污染的现象”。

他表示,要客观看待这个问题,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意超标排放或偷排,而是对环保难度的认识不足,导致实践中难以做到达标排放,零排放就更不用说了。产业界应该冷静面对现实,不能再轻视环保问题了,随着新环保法的严格实施,煤化工企业的环保成本与风险必然加大。

煤制气项目污染防治的复杂性,及国内天然气价格下调的预期,为煤制气新项目的上马蒙上了阴影。

国家发改委在2月28日宣布,4月1日起,我国天然气价格正式并轨。各省增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下降0.44元,存量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上调0.04元。这也是我国价格改革中,首次大幅下调天然气价格。

而根据“十三五”煤炭规划编制人士的口径,“十三五”期间国家可能不再新增煤制气项目。这就意味着,苏新能源要争取塔城项目尽量在今年通过环保部的核准。

苏新能源人士已表示,将在今年上半年再次向环保部申报。

装饰装修资质代办

防草布价格

粮食清理机

撒粪车